肖邦:第二钢琴奏鸣曲
Chopin: Piano Sonata No.2

2022年,王紫桐夺得了西班牙费罗尔国际钢琴比赛冠军以及“内尔森·弗莱雷”最佳肖邦作品演奏奖。首发的迷你专辑,选自她的毕业音乐会现场录音,既是她柯蒂斯音乐学院求学十年的成绩单,也是她对肖邦的感悟的挚诚表达。

Zitong Wang recently won the First prize in Ferrol International Piano Competition and the “Nelson Freire” Chopin award in 2022. Her debut Mini Album, live from her graduation concert, is both an accomplishment of her 10-year study at the Curtis Institute of Music and her authentic interpretation on the works of Frederic Chopin.

中文

1. 庄严的–速度快一倍
2. 谐谑曲
3. 葬礼进行曲:慢板
4. 终曲:急板

肖邦《第二钢琴奏鸣曲》,对每一位钢琴音乐爱好者而言,想必都不陌生。但即使如此,于我,它依旧是个谜。舒曼曾这样评价它:“肖邦把他四个最奇怪、最异类的孩子拉在了一起,组成了这首奏鸣曲。”而对那备受争议的终乐章,他更是这样形容:“嘲讽多过音乐本身,它有着某种天才性向我们扑来,让人着迷……可它不是音乐”。舒曼有这样的困惑并不难理解:整个乐章犹如一股墓地上的阴风盘旋刮过。而除了在最后一小节突然出现的降b小调和弦上标示了音量与踏板,仅在中间一处有个渐强符号,此外再无任何表情记号。乐章由单声部的平行八度组成,时长仅有一分半——这真的是一首“奏鸣曲”的终乐章吗?

不仅是终乐章,全曲遍布着令人不安的讯息。从首乐章第一小节尖锐的不和谐和弦、随后驶入的急促不安的主题(正如科托所形容的:“无望的命运抗争的悲剧中的挣扎”)、主题缺席的“再现部”(再现的只有第二主题),以及第二乐章全篇粗暴的动机模进、转调(肖邦曾形容第二乐章为“地下妖魔的舞蹈”)……几乎可说,这就是一首关乎“死亡”的奏鸣曲。随着第三乐章“葬礼进行曲”缓缓开始,我们终于抵达了深渊的中心。乐思在几乎残忍的固定节奏中,终结了它自身。而肖邦凭借他的天才,并未将自己束缚于奏鸣曲惯常的叙事框架中——最后的第四乐章,与其说是终乐章,更像是“葬礼”弥漫未散的阴魂,一段令人不知所措的尾声。舒曼也许是对的,全曲四个乐章,是肖邦四个最异类的孩子。但从另一个维度来说,他又是错的。正是凭借这四个最异类的乐章,全曲构成了某种超然的、统一的叙事。那是对“死亡”的各个层面的统一:它的悲怆(首乐章)、残暴(二乐章)、沉默(三乐章)、鬼魅(终乐章)……同时指向那终极的统一:作曲家对严谨、缜密的奏鸣曲形式,以及超越于奏鸣曲形式的人文想象的天才融合。如何定义这首作品——它是奏鸣曲体裁的典范,或是异类?这是它留给听者的谜,也是在“死亡”的主题身后,它经久不衰的生命力所在。

—————

王紫桐

2022/07/17

English

1. Grave – Doppio movimento
2. Scherzo
3. Marche funèbre: Lento
4. Finale: Presto

© 2019-2022 意果音乐 Igor & Musicians 广州意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粤ICP备18005693号-1